血裔实习生 543 我们家结衣冰清玉洁。

    此时此刻,青木家正迎来一群拜访者,有官方组织的代表,有同一阵营的家族长老。他们似乎约好了一起过来的,所有人前后时差不超过两小时。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与几位青木家的长老亲自接待这些重要人物,在青木家用来开“家庭会议”的宽敞会议室里。岛国的血裔家族,喜欢在榻榻米上接待客人,用丰富的食物和醇厚的清酒。但在正经的场面,他们也会收起热情,变得一丝不苟的严肃。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知道这些人拜访的原因,青木家同样在密切关注着东京的局势,官方组织与天神社的争斗,并不仅限于组织本身,与他们有着利益相关的组织、家族通通牵扯其中。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岛国的制度与欧洲相似,是资本主义,官方组织严格来说不是单独的组织,而是代表着某一个阵营,是利益团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不像中国,宝泽就是宝泽,与各大家族即便有利益联系,也不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比如道佛协会与宝泽是同一阵营的,但关系属于友善,哪天宝泽亡了,道佛协会也关系不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会议室里议论纷纷。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喝了口茶,润润嗓子,咳嗽一声,打断了众人的议论:“诸君,有什么想问的,便问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李佩云是青木家请来的援手吗。”一个握着打刀,身穿武士服的中年男人站起身,语调沉稳,双眸明亮,给人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仿佛是生在明治维新前的古代武士,带刀行走,随时随地就会与人拔刀对砍。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小林次郎,小林家当代家主,小林家族五十年来天赋最强的剑术宗师,游历过欧洲、米国和中国。在没用的哥哥被人暗杀后,他不得不接手家主的位置,结束了磨砺剑道之路。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不是。”青木大辅摇头。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他的回答让众人大吃一惊,李佩云在东京连斩十几名天神社干部,打击了天神社嚣张的气焰,虽说也让双方的斗争变的愈发激烈,但对于官方组织阵营的各大势力来说,这是非常振奋人心的消息。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外面都在传李佩云是青木家请来的外援,毕竟他在几天前拜访过青木家,青木家是唯一与李佩云有过接触的家族。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我就知道你们不信.....青木大辅心里苦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如果不是你们请来的,那他前几日为何拜访青木家,又为何要猎杀天神社的干部。”有人问。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我也想知道,但是各位,青木家对这件事了解的并不比你们深刻。”青木家的一位长老摇头。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难道他不是来找你们家青木结衣的吗。”有人疑惑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为什么你要认为他是冲着我们家结衣来的.....青木大辅不悦的皱皱眉,目光转动,看见大部分人都露出这样的表情。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该死,你们这群蠢货,当结衣是放荡的女孩吗。不,他们是把青木家所有的姑娘都认作是放荡女人。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停止你们肮脏的想法,我们家结衣冰清玉洁。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是岛国稍有点历史的家族的思维惯性,青木家的女孩在散修或小门小户的血裔眼里是高高在上的女神,可在同样历史悠久的家族和势力眼里,青木家的女性身上都自带“交际花”的标签。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很憎恶这种标签,却常常为此感到无能无力,因为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二战结束后,家族高手尽数陨落在万神宫的青木家陷入低谷,确实靠着以美貌勾人闻名的家族女孩取悦了很多势力的大人物,包括米国的军官和超能者组织里的大高手。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借此争取到喘息的机会,并在战后岛国经济复苏的潮流中重新挤入超一流势力。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那才过去几十年的时间,不足以洗干净“交际花”的惯有印象,很多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老人甚至还存活的好好的,没准在与晚辈提到当年英姿的时候,会感慨一句:青木家的女人真是少见的尤物.....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自从论道大会之后,结衣在岛国的风评直线下降,他们会如此猜测,也是不可避免的。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家一直很重视青木结衣,有那么点待价而沽的意思,要么把她嫁给超级大势力,要么嫁给超级天才,争取利益最大化。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对于青木结衣名声一落千丈这件事,家族上下都非常痛心,都是李羡鱼的错。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这样的势力在岛国很难找,毕竟青木家自己就是血裔界的庞然大物,嫁个门当户对的,就浪费了结衣的美貌。青木结衣若是生在古代,就是妥妥的要献给天皇的女人。超级天才的话,放眼亚洲,年纪轻轻就成就半步极道的就那位宝泽的大老板。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欧洲近几十年来,随着所属的国家国力衰落,血裔界跟着一起萎靡。本来教廷的血骑士或者龙骑士就很好的对象,但青木家和教廷没什么交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米国那个倒是有几个优秀的家族继承人,青木家还在观望考察中。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心里叹息一声,面无表情道:“结衣只是个孩子,不是我们本次议事的话题。”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既然他这么说了,大家也就不继续在“青木结衣与李佩云疑似暧昧”的话题上多扯。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李佩云的出现,完全打乱了我们的节奏。”小林次郎沉声道。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官方组织和天神社处在冷战状态,尽管大家都知道迟早有一战,但并不代表所有人都准备好了,或者所有人都想开战。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通常来说,这个层次的较量,会提前在政治、商业、装备等方面着手布置,万事俱备之后,把组织里的成员情绪调动起来之后,再找机会开战。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又不是小混混街头斗殴,约好时间地点,拎着棒球棍和砍刀就可以决一死战。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李佩云的出现,打破了天神社和官方组织的僵持,提前点燃了导火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现在外面都在传他是我们请来的外援,如果不是,那务必要澄清。”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澄清?跟天神社说,李佩云不是我们请的,我们没有对你们下手的胆子?八嘎,岂不是让外界嘲笑官方组织是懦夫。”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而且天神社未必相信。”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可是,这样我们很被动,因为我们还没做好决战的准备。”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天神社比我们更被动,还没开战,就怂半边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代表着官方组织半壁江山的大人物们争论不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诸君,我觉得咱们该考虑的不是战与不战,而是该如何战,如何赢。”青木大辅语气平静:“我们与天神社的决战迟早会来,李佩云的出现,是一个意外,但也可能是一个契机。大家都知道,他不是普通的顶尖S级。他有无往不利的气之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在半步极道都凤毛麟角的岛国,一个站在巅峰的顶尖S级作用非常大,可以完成斩首、暗杀等重要任务。这就是超级高手的作用,他们不是用来冲锋陷阵,而是用来威慑和一锤定音。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小林次郎皱了皱眉:“青木君,你未免太高看李佩云。他便是再强,也不过是宝泽十神的境界。顶尖S级的范畴里,能以一敌二,挡三,便是极限了吧。”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小林次郎的目光非常老辣,虽然没见过李佩云,但他也是站在这个位置的高手,大概推测出李佩云的实力不难。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不由想起了几天前,李佩云与青木结衣的战斗,单看当时李佩云的状态,对付两三个青木结衣都不困难。事后,结衣的评价“深不可测”四个字。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需知青木结衣比一般的顶尖S级强了不少,比如那个偷偷加入天狗社的家族败类青木龙斋,结衣就能打两个。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摇摇头:“小林君,你低估他了,所料不差的话,李佩云距离半步极道很近了。甚至已经是这个层次的高手。”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大人物们微微愕然,青木大辅居然如此高看李佩云。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半步极道?怎么可能。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小林次郎想了想,问道:“青木君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我会以武士的礼仪拜访,提出挑战。亲自试一试他的实力。”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刚想摇头,会议室外,他安排在外面的族弟敲响了门。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尼桑,李佩云来了。”族弟推开门,附耳低声。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在座的都是高手,会议室又安静,一下子都听到了。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小林次郎心说,李佩云就是中国话里的那个曹操吧,说他,他就到。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青木大辅沉吟片刻,原本想让人直接把李佩云迎进来,但考虑场合,又改变了主意,起身道:“诸君稍后,我去接待一下。若是他愿意,便带来与你们见面。”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武侠仙侠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