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2 第一一八八章:释道一家

    释教的广闻和尚等四人,在叶赞独自一人建设轨道交通时,埋伏叶赞想要从中分得一杯羹。而叶赞对释教,虽然还不到厌恶的程度,但是由于担心仙庭的态度,便一口回绝了广闻和尚等人的要求。结果,广闻和尚等人不得不孤注一掷,想要将叶赞渡化到释教之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虽然,叶赞只有元神境的修为,但是手上不光有一尊伪法相,更是有着小世界主宰的力量加成,因此,面对四位法相级大能的围攻,叶赞不光是没有半分畏惧,更是将四人诱至战争堡垒当中,帮自己测试堡垒内部的防御力量。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惜,广闻和尚等人,尽管有着法相级的实力,但在战争堡垒的防御力量面前,还是显得有些不足。以至于,叶赞那边为了测试更多项目,对四人都已经暗中放水了,可四人最终还是都被镇压了下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就在叶赞犹豫,是要“演”一下让四人继续帮忙测试,还是就这么把四人镇压了事时,战争堡垒上空却是出现了仙庭的法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仙庭降下的法旨,大概意思就是要叶赞顾全大局,不要影响了“释道一家”的友好关系。很显然,纵使仙庭那边,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晨曦世界,但肯定还是十分在意晨曦世界这边情况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毕竟,这晨曦世界,可以说是修道世界有史以来,向天外迈出的第一步。在此之前,修道世界的当中的生灵们,从仙庭众仙到下界的修道者们,都只守着自己的一界过小日子。他们无论是在“侵略”,还是在“传道”上,都没有更好的经验可以借鉴。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说句不太客气的话,叶赞在晨曦世界做的这一切,可以说是都足够给仙庭众仙们上一课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即使是这样,仙庭也不可能凭借叶赞为所欲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修道世界的文化,其实和科技世界的古华国,在很多方面都有相似之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在古华国,老一辈看到年轻一辈有人出头了,最喜欢做的是什么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你以为是赞赏鼓励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错!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绝大部分的情况是“打压一下,磨磨他的棱角”,美其名曰“为了年轻人好”,甚至还称为“对年轻人的保护”。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至于说,这个年轻人被打压下去之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起来,他们其实也不是多么关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反正,这个年轻人真起来,那就说明“真金不怕火炼”。而这个年轻人没起来,就此一直沉沦下去的话,又说明老一辈有先见之明,就知道这人不堪大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可以想见,仙庭看到叶赞在晨曦世界的做法,如此出色的完成“传道”的任务。恐怕至少有一部分“老前辈”,还是坚持认为应该“打压一下,磨磨他的棱角”。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不管怎么说,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叶赞哪怕在做“传道”有了这样的成果,也不足以让仙庭真的把他捧上天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其实说起来,也不能完全说仙庭怎么不通人情。毕竟,对于已经经历了无数岁月的仙庭众仙来说,就算是没有叶赞做的这些事情,这“传道”的结果也未必就会有多差。说白了,“传道”有这样的成果,固然是一件可喜的事情,但没有也算不上什么大不了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叶赞的所谓“成果”,也不过就是加速了“传道”的进程,比如可能将一百年加快到了十几年。可问题是,对于仙庭众仙来说,难道会等不了那一百年吗?别说是一百年了,光是谋划得到天外世界“坐标”,仙庭就用了足有上万年的时间,一百年又算得了什么呢。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叶赞算是颇为理智的人,自然也不会认为仙庭少了自己就不行了,更不会因此就对仙庭生出什么怨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面对仙庭降下的法旨,叶赞并没有什么抵触之心,而是恭恭敬敬的遥施一礼,口中说道:“玉清宗弟子叶赞,谨遵法旨!”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随着叶赞这边动作,天空中那道法旨迸然化为一团“烟花”,无数光屑仿佛雪片花瓣似的,纷纷扬扬飘飘洒洒的落了下来。那些光屑,落到了叶赞等人的身上,飘入了战争堡垒的内部,仿佛将这片空间变成了一个雪景球。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待到天空中祥云散去,再无一丝光屑飘落,叶赞等人这才礼毕起身。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看来,仙庭也不是一点表示都没有!叶赞起身之后,察看了一下自身的情况,发现那些光屑落在身上渗入体内之后,倒是让自己的境界修为有了不小的变化。显然,那由法旨化为的无穷光屑,虽然不是真正的仙灵之力,但也是对于下界修道者颇有好处的东西。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且,不光是叶赞和林家姐弟得了好处,要知道还有更多光屑都在了战争堡垒上呢。在那些光屑的作用下,叶赞通过对战争堡垒的感知,发现战争堡垒中的力量,也明显有了一些近乎于质的变化。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要知道,叶赞在战争堡垒上,虽然使用了天外邪魔的遗骸,但那遗骸毕竟是“遗”了不知多少万年了。而且,天外邪魔的力量,哪怕是不涉及大道法则的部分,与修道世界也终究是有一些不同之处的。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因此,在这座战争堡垒上,叶赞对于天外邪魔遗骸力量的使用,其实是有着很多难以克服的不够圆融的地方。但是,在那无数光屑飘落之后,叶赞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些天外邪魔遗骸的力量,这才算是真正的与堡垒融为了一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既然连好处都已经拿了,那么对于仙庭此次的法旨,叶赞就更没有什么理由去抵触了。何况,叶赞原本对广闻和尚等人,也并不是怀着一定要打杀的心思,只是让对方帮忙测试一下堡垒防御,同时也让对方吃些苦头而已。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而广闻和尚等人,谋划这次针对叶赞的伏击,也同样不是想要打杀叶赞,只是想要渡化叶赞入释教罢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说到底,不管是叶赞这边,还是广闻和尚等人,都没有让释道两教就此撕破脸的打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走吧,咱们也该遵照仙庭法旨,把那几个大和尚给放开了。”叶赞对林家姐弟招呼了一声,而后轻飘飘向着下边的堡垒中落了下去。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就这么放了他们,是不是也太便宜他们了?”林木木跟上去之后,还有些不太甘心的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倒也没什么,反正他们也吃到苦头了,想必以后就只会老老实实传道,不至于再搞什么幺蛾子出来了。”叶赞倒是毫不在意的说道,同时已经是落在了堡垒的中央广场当中。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随后,叶赞这边掐了个法诀,就见这中央广场的四周围,广闻和尚等人的身影也显现了出来。这倒不是说,广闻和尚他们已经攻到这里了,而是叶赞以空间之法将他们挪移了过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再说广闻和尚等人,在被那些锁链封镇之后,想尽办法也难以挣脱。正在他们绞尽脑汁想办法时,突然感觉眼中的景物一阵虚幻,定睛再看时正是面对着叶赞和林家姐弟。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无极道友,没想到道友竟然还有这般手段,贫僧与几位师弟认栽了!”广闻和尚隔着锁链的间隙,很是无奈的对叶赞说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哈哈,大和尚是觉得,只要说一句认输,这事情就能当作没发生过了吗?几位大和尚,趁我不备埋伏于我,还想将我强渡入你释教之中,这些事情可不是一句认输就能了去的。”叶赞虽然接了仙庭法旨,已经打算放过广闻和尚等人了,但也不可能好言好语的将对方再当成朋友。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此事,皆是贫僧所谋,三位师弟不过是在贫僧强令之下,才不得不随贫僧前来。因此,道友若是想要什么交待,就只管问贫僧来要好了,还请将我那三位师弟放出去。”广闻和尚倒是个做师兄的,想要把负责都一人担过来,以此换得三个师弟的平安。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当然,这也是因为,广闻和尚等人被封镇之时,并不知道仙庭降下法旨的事情,否则也就不用担心叶赞如何报复了。没有仙庭的法旨,他们现在落到叶赞的手上,想想之前对叶赞的种种所为,恐怕谁都不认为此事能够善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叶赞看了一眼被捆成粽子一样的四个大和尚,转回头又面对广闻和尚,说道:“几位大和尚此次所为,的确是让我对释教有了更清楚的认识!不过,你等对我不仁,我却不想对你等不义,这‘释道一家’也不能是一句空话。你们四位,包括你广闻和尚,我都可以放你们离开。只是,在放你们离开之前,还需要你们有个承诺。”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叶赞没打算从几个和尚身上,讨要什么样的物质赔偿,而是仅仅让对方做出承诺。毕竟,以他现在的身家,也真的是没必要去贪图什么小利了。何况,就这几个大和尚的情况,他也不觉得能敲出什么好东西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所以说,与其搞得双方如同死敌一般,却敲来一笔自己根本看不上的赔偿,还不如干脆大方一些啥都不要了。而且,这什么都不要,也并不是真的“什么都不要”,这里边还有个“人情”呢。什么债最不好还?谁都知道是人情债,那么让人欠自己人情债,可能比谈“物质”还要更划算。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尽管,以释教的作风,可能不会真有什么人情可言。但人情债,却并不仅仅是人情,还是一种“因果”。释教之人,可以不在意人情,却不能不在乎因果。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无极道友想要我等什么承诺?”听了叶赞的话,广闻和尚知道自己四人算是安全了,但是提着的心却并没有完全放下。他也想到了,叶赞这样的做法,分明是想用因果缠住自己四个,但是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办法。他只希望,叶赞的要求不要太过分,否则自己四人就只能任凭对方处置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很简单,之前交手时,我就已经和你们讲过了。这一次交手,你们若是输了,恐怕在晨曦世界再难立足。你不用急,虽然现在你们的确输了,但看在‘释道一家’的情份上,我倒也不至于把事做那么绝。所以,我不会赶你们离开晨曦世界,但是也希望你们能够承诺,日后在‘传道’之事上,能够谨守我修道各宗的规矩。”叶赞没有过多的奚落对方,而是很干脆的将自己的要求提了出来。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这……罢了,贫僧代表三位师弟,答应道友的要求!”广闻和尚虽然犹豫,但最终也还是点头了,毕竟这人身自由还捏在人家的手上呢。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做了这承诺之后,释教这边即使留在晨曦世界传道,也很难再有什么大的成果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不过,对于释教而言,这倒也不能算是什么绝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毕竟,晨曦世界只是天外诸多世界之一,也只是修道世界传道的世界之一。随着仙庭与天外邪魔的交战,只要仙庭这边的战事顺利,后边就会有更多的世界需要去传道。所以,别说只是留在这里守规矩了,就算是真的被逼离开晨曦世界,释教也不至于真的走投无路。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嗯,既然如此,此次的事情,我等便暂且放过吧。”叶赞倒是干脆,听到对方做了承诺之后,便掐法诀松开了几人身上的锁链。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那捆绑着金身佛像的锁链,在叶赞的施法下一根根抽离出去,并且快速的隐入了周围的空间。而广闻和尚等人,看到金身佛像被松了绑,也都跟着将金身佛像收归了肉身当中,让这广场的空间也一下宽敞了许多。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无极道友,如今便将我等放开,莫非不怕我等反悔?”广闻和尚这心也放下了,更是向叶赞开起了玩笑。当然,玩笑也是试探,万一叶赞那边真的是很天真的毫无后手准备,说不到这玩笑就会变成现实了。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叶赞毫不在意的笑了笑,抬手在这广场的中央,投出了一道全息影像,并向广闻和尚等人说道:“刚才,在将几位困住之时,我等接到了仙庭降下的法旨,大概意思就是要我等顾全大局,莫要让‘释道一家’成了一句空话。”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小说书库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