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 预言

    天命王掌握强大命运法则,作为比天命王更强大的强者,高正阳同样掌握了法则力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以为对敌,都是使用武道力量。其实就是对于各种法则最精妙的运用。只是表现形式和天命王他们不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经过炼神炉的锻炼,见识了天命王他们对于法则的掌控,高正阳也领悟“斩”字法则,把武道神意升华到了更高层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由此也锻造出了十四阶龙皇戟,修为大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面对天命王的命运法则,高正阳虽然还是要被动先承受一轮攻击。但到了他反击的时候,龙皇戟一斩,却也让天命王无法反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龙皇戟还没落下,斩杀一切的力量已经先一步斩破天命王神魂、意识,包括他的心灵。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命王眼睁睁看着龙皇戟落下,心里虽然还想着反抗,可身体和心灵却被分割开,神识也无法推动力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瞬间的迟滞,明锐戟刃已经落下。天命王应刃而裂。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命王最核心的天命法则,都被戟刃斩破。这对天命王是最为致命的伤害。他的十四阶生命烙印,由此彻底被抹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身后飘拂的血神旗一卷,把天命王所有残破力量尽数吞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一个积累了百万年的十四阶先天生灵,生机何等浓厚。对于现在的血神旗来说,依然是一份大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元王、天道王、天平王三个天王,也只能在一旁瞪眼看着这一切,却根本无力阻止。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驾驭龙皇戟的高正阳,已然超脱万物之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三大天王才联手完成一轮先攻,已经把个人法则力量用到极致。哪有余力再出手。天命王也是同样的道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让其他三位天王很是震惊,他们仗着天命法则的力量,横行已久。几乎没吃过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号称掌握天命的天命王,就这么简单轻易的被高正阳杀掉了。死的没有一丝波澜。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太强了,必须立即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元王、天道王两个人虽然斗志高昂,可快亲眼看到天命被杀,两人立即就萌生退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样的高正阳,不是他们能抵抗的。继续战斗下去就是送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元王和天道王都没商量,各自施展秘法就要离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对于十四阶先天生灵而言,想要撕开虚空太容易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虚空又深广无尽,只要破开高正阳的武道神意烙印,高正阳就不可能找到他们。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元王和天道王几乎是同时遁入虚空,但就在天道王遁入虚空的刹那,明耀戟刃神光一转,就把进入虚空的天道王斩成两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血神旗浓烈血光一卷,把天道王残尸散逸的精血神魂收入了血神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强如天道王,在高正阳龙皇戟下,也完全没有还手之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但得了这个空隙,天元王却逃入虚空,瞬间消失无踪。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收回龙皇戟,扫了眼天元王消失的位置,也没太在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转过身对天平王说:“你怎么不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跑不掉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还是那么冷静,他的声音都没什么起伏,“你的武道神意烙印很难去掉。而且,你的第二个目标是我。怎么也不会让我跑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到是看的清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到有点意外,这个天平王比他想的更冷静沉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虽说天平王擅长计算,但事关生死,任何生命都难以淡然面对。就像天元王这等强者,还不是发现不妙立即转身就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可见,贪生怕死是生灵本性,和生命层次没关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说:“你能瞬间破开时空迷宫,没有使用任何强硬手段。就证明了你找到了时空迷宫的漏洞。按照我的计算,你应该是理解了计算法则的核心,这才能游刃有余。”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这样的人,既然掌握了计算法则,当然要杀了我,拿走我的计算法则好好学习一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问高正阳:“我没猜错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聪明。”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说:“可惜,你们做了件蠢事,非要和我为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举起龙皇戟,悠悠的说:“我在这耽搁了很多时间,就不陪你闲聊了。你若没有遗言,就上路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等一下,让我把话说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也没有抵抗的意思,他举手示意,让高正阳先不要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又说:“我不是拖延时间,天元也跑不掉的。我这番话,和你有很大关系。我觉得你应该听听。”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顿了下他又说:“我可以把核心计算法则全送给你。”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一笑,他放下龙皇戟,“我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你说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斩杀天平王当然容易,可想要拿到他完整计算法则,嗯,就没那么容易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这样的强大生命,其生命力量都建立在核心法则上。想杀天平王,就要斩破他的核心法则。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斩破的核心法则,就必然会缺失很大一部分。不斩破核心法则,就无法真正杀死天平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所以,天平王说他愿意主动交出核心法则,高正阳就愿意多聊聊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反正聊一会也没什么。就算聊几天也不算问题。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元王身上有他留下的武道神意烙印,就凭天元王的本事,没个几十年时间去不掉这个烙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算让天元王跑掉,也不算什么问题。区区丧家之犬,成不了事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放下龙皇戟,摆出和天平王长谈的架势。那副样子,就差摆上瓜子茶水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突然叹了口气,高正阳原本不过是神武天一个小小修者。几千年过去,现在,高正阳却掌握了他的生死。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期间变化,就算强如天命王,也完全预料不到。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所谓命运无常,不过如此。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还假模假式的安慰:“生死有命,我就是你们命中注定一劫。没必要为此难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微微摇头:“我不是为自己难过,只是想到命运无常,强如天命也无法掌控,不免心生感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若能一切尽在掌握,那生命又该是何等无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对此很是不以为然,要是一切命运全部注定,那生命也太无聊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沉默了下说:“以前天命力量全盛之际,曾经感悟纪元命运,做出过预言。”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天命连自己命运都算不清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对此颇为不屑,也不相信什么命运预言。对于天平王要说的话也失去了大半兴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却不管高正阳怎么想,他继续说:“天命曾经预言,纪元会毁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噗,大哥你是认真的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笑了,“你这样冷漠的家伙说冷笑话,还真是冷的好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看了眼高正阳,目光颇为复杂,却没有任何调侃玩笑的意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说:“天命说纪元会毁灭在一个人手中。这人是纪元异客,他手里拿着斩杀一切的神兵,身后有无数鲜血汇聚成的成河……”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哈……”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一拂血神旗,又比划了下龙皇戟,“你就直接说是我好了。还弄的那么复杂。”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又感叹:“幸亏附近没人,不然,我就要倒霉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什么天命预言,在高正阳看了简直搞笑。天命要是早知道他是毁灭纪元的人,哪敢和他作对!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这个预言,分明是天平王胡扯。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也知道高正阳不信,他伸手一指催发出一面光镜。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巨大的光镜上面,正是死去是天命王。天命王端坐在那,神色深沉的说:“命运告诉我,毁灭纪元的必然是个纪元之外而来的异人,他手持斩杀一切神兵,背后有无尽鲜血流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看的出来,光镜上的一幕是天平王记忆画面,并不是天平王伪造的。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看光镜上的画面,虽然并没有时间标示,但出于十四阶强者对于时间的微妙感应,还是能判断的这是很早很早之前的事情。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而且,这种事情还可以印证。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检索了天战王的记忆,果然,在他记忆里找到了这一幕。只是天战王对此已经没什么印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或者说,天战王并没有把这句预言当回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又检索了天道王的记忆,果然,天道王的记忆也有这一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只可惜,天命王的命运法则断裂。他的记忆也彻底崩溃。血神旗也无法检索天命王过去的记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的意思是,你们几个想对付我,是因为想替纪元除灭祸害?”高正阳一脸怀疑的问。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那到不是。”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很严肃摇头否认了这个说法,他说:“对付你是因为你有十三阶神躯。就是这么简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轻轻叹气:“如果知道你是预言中的人,我们怎么会和你为敌。天命最信命,他绝不会和命运对着干。他相信一切都命中注定。”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既然不是,你怎么知道预言说的是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有点不服气,先不说预言的可靠性,如何,就是那模模糊糊的几句话,可以有无数种理解。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简单的就认定是他,未免太扯淡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淡然说:“我只是这么觉得。并不是认定了是你。”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不等高正阳说话,又说:“第一,你肯定不是这个纪元的生命。第二,你炼成的十四阶龙皇戟,就是有着斩破一切的力量。第三,你身后血神旗可是无数鲜血汇聚而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扳着手指数了一二三,最后说:“这些一对照,就是你没错。”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想了下又强调说:“最重要的是,你这人生性冷酷绝情。从不把众生死活放在心上。若有机会毁灭纪元能救你自己,想必你不会客气。”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哈哈哈,你到是了解我。”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对此到是不否认,但他也不愿意当预言中那个毁灭纪元的家伙。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说:“虽然你要死了,但也不能乱说话。我和预言中的家伙,可没有任何关系。所有预言都是瞎几把扯淡。”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谁知道呢。”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却不在乎高正阳的反驳,他说:“到了这个层次,本来就没有多少强者。你完全符合特征,我就认定是你。”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就算我是预言中的人,你又能如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索性承认了,他到要看看天平王能如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我不能如何,只能奉上全部计算法则,让你变得更强大,更无敌。”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淡然说:“我都不在了,纪元都毁掉才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又主动献计说:“天元的万物归元的法则很是玄妙。你杀了他拿到万物归元法则,就能把万物众生转为法则本源。到时候,只管杀人力量就能不断增强,岂不美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哦……你还真是死了不嫌事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不禁摇头,天平王还真是冷酷,他自己死就算了,还希望纪元众生给他陪葬。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不过万物归元这个法则,本就是纪元法则的一部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他修为很低的时候,只要杀死比自己强大的生灵,就能获得元气补益。只是修为越来越高,杀人已经无法获得补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等他达到九阶,这条法则对他更是彻底失去了效果。他所杀的生灵,最终都被血神旗吸收。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想到这里,突然生出了几分疑惑,“天元有这等神通,只管放手杀人就好了,何必搞出万物归元大阵,弄的如此繁琐?”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万物归元法则,吸纳的力量都会直接融入身体。”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摇头:“天元可无法直接吸收这么多的力量。和你相比,他的身躯和神魂太脆弱了。过多的力量,只会把他同化成本源状态。只有你十四阶神躯,才能近乎无限容纳一切力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用一种蛊惑的语气说:“想想吧,吧纪元所有生灵力量汇聚在一身。你该何等强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说的好有道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摸了摸光溜溜下巴,若有所思的说:“按照这样说来,这个办法还真不错啊。”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我早帮你计算过了。纪元众生的生命力量,至少占据整个纪元三成力量。你拥有纪元三成力量于一身。什么纪元轮回,又能奈你何?”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说着伸手在眉心一抹,取出一团淡金色光团,他双手奉给高正阳,“这是我是计算法则和毕生经验、智慧,请您收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你还真是特殊的生命。”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有点感叹,天平王和其他强者真是不一样。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任何生命面对死亡,必定竭尽一切力量去反抗。天平王这样强者,却心甘情愿奉献全部力量和生命。既软弱又卑微,完全没有强者的风姿。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能为强者奉献一丝力量,我是失去的生命也多了一点意义。”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平王用尽最后力量说:“等到纪元重开,也许,也许能在您的光芒下重生也不一定。至少,总有一个可能的几率。虽然这个几率非常非常低。却保留了一点希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也许吧。”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不置可否,血神旗一卷,把天平王和他手中法则尽数收入血神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血神旗最擅长吸收生命力量,十四阶的先天生灵天平王,完整献上自身生命力量和智慧经验,以及最完整核心法则。这更需要血神旗来吸纳处理。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计算法则非常重要,高正阳沉下心神,把计算法则全部解析、提炼,最后汲取最精华的部分法则变化融入自身。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计算法则对高正阳的提升非常明显。他力量几乎全部达到极限,现在就需要更有效率的运转力量。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超强的计算能力,把力量用在最正确的位置,能让一分力量发挥十分威力。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彻底领悟计算法则,再看周围一切,就都轻易把一切数据化。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虚空间无数法则、元气,都转化出众多数据,用最直接方式呈现出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目标虚空距离9米,坐标……,元气动量变化7414,锁定目标……”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眼中无数数据闪耀,瞬间锁定天平王,他迈步催发龙皇戟直斩。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下一步,高正阳从虚空中走出的了,明锐戟刃正把虚空中逃遁的天元王斩成两段。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天元王眼中都是震惊恐惧之色,可核心法则被斩破,根本无力做出任何反抗。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乖,快到旗里来……”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高正阳一拂血神旗,天平王就消失在无尽的浓烈血光中。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历史军事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