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七十四章 流言蜚语

    鹿府是位于并州北部,当年羊氏一族迁徙到这里的时候,这里的人口不过十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检投向了桓武,桓武也放手让他施为。近二十年来,这边境之地已经聚集了七、八十万人口,乃是大梁北部重镇。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大梁三卫一府中的解牛卫被由羊检参与所创立,三位首领中一位出自羊氏一族,另外两位与羊检也有很深厚的关系。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诸简带着两万掬义卒退回了少晋,羊检则带着上犀骑北驻鹿府,随之而来还有五万梁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梁廷的高层已经感受到了妖族的威胁,也因此开始了准备。并州中北部可动用的兵力将近八万,最为精锐的掬义卒则驻守在少晋,防备周军。而剩下的都集中到了鹿府,用以应对即将可能到来的大战。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鹿府北部河谷,青草茂盛,河水婉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检负手而立,他的身后则是一座马场。一骑飞驰,到达了羊检的身后,正是解牛卫三位首领之一羊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鹿府的位置很是特殊,向东可到幽州的惊月关,西南可到河湟之地,向北可至狼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妖族南下,鹿府面临着巨大的威胁,可羊检真正在意的却始终是河湟之地的杨羡。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到下了马,拍了拍披风上的雪渣,来到了羊检的身后。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如叔父所料,杨羡并没有答应妖帝的要求。”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哼!”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妖帝想要在河湟之地北部建立几个据点,作为大军合围鹿府的支点,羊检早就收到了情报。不过他也清楚,妖帝要完成了这个计划,没有杨羡的配合是不可能的。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只是,杨羡并没有答应,羊检也没有因此而感到高兴。相反,羊检对杨羡越来越膨胀的势力越加的忌惮。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杨富在屯军集中训练骑军,如今已经成型了。这么短的时间内,杨富是如何做到,查清楚了么?”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骑军不是那么好训练的,便是羊氏一族在塞北磨练多年,掌握了一套骑军的训练法门,可到了此刻,上犀骑才刚刚具备战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而杨富麾下的骑军成型实在太快了,快得有些异常。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已经查明。景云派遣了大量骑将经海路前往河湟之地,帮助杨羡训练骑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原来是这样!”羊检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随之便是一声讪笑,“老丈人帮女婿,景云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既和我们交好,又暗中帮助杨羡,真是两头拿便宜。”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的确!如今杨羡已经掌握了沿海十余座港口,尽收吴楚两国的沿海之军。通过水运,杨羡将大量的物资秘密运往燕国,更是绕过了我们的眼线,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想必现在朝廷也是一头雾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从益州南部的金狮港到幽州,不过两月,杨羡便可以将十几艘大船的物资送到景云手上,几乎不需要消耗多少粮草,这还真是便捷。”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检悠悠一叹,脸上露出了几分忧虑。自莫都死后,东海的海族四分五裂,周军的船只纵横来去,根本没有多少阻碍。燕国与大周往来频繁,并不是羊检愿意见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河湟之地有两万骑军、两万重甲,听闻韩不负的五万东州兵和萨摩柯的两万照夜军也已经奉命北上,杨羡比我们要有优势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五万东州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对于这个从羊检口中得知的数字,羊到这个解牛卫首领反而有些不可思议了。羊检回转身子,看了一眼身后的羊到。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朝廷探得的这个情报,刚开始我也很诧异。这个韩不负不声不响,却能够位列上将军。今日所见,杨纯这个老东西的眼光果然不同凡响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叔父,究竟是怎么回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杨羡在益州建起了雪域离宫,如今已经被奉为星之一脉的正朔。杨羡以此,得到了袁守成那些徒子徒孙的效命,各州大量承天道徒归附。方雨亭失踪之后,便是青州众中也有不少人逃遁,消失得无影无踪。刚才听你所说,应该是杨羡用海船将他们都运送走了。”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如此,河湟之地的周军已经超过十万,而且都是最为精锐的部队。凭借鹿府的军力,怕是并不足以对付杨羡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检一笑,说道:“杨羡若真的打算此刻与我军全面开战,那么最终便宜的只会是妖族。放心吧!杨羡这小子沽名钓誉,断然不会在此时动手。而且,并州和幽州的大军也可以随时支援这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梁廷给与羊检的军力,很大程度上说是为了应付妖军。可一旦周军东进,事态紧急,并州南部和幽州的军力也可以随时支援。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无论是对付妖军还是我们,杨羡都很有优势。只不过相比军力上的优势,我怕杨羡会用别的手段对付我们?”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别的手段?”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到正想要询问之时,巨兽啸音传来,身后马场之中马鸣声响起,惊慌不已。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怎么回事?”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便在羊到回首之间,正见远方两千只猛兽翻过了山坡,进入到了这河谷之中。烟尘滚滚,巨虎大啸,伴随着的还有巨虎身上装饰奇异的兵士还有他们的大嗓门。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哎呀!这里还真是宽敞,跑起来真是爽快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为首之人骑着的巨虎要比其余的人要大好几倍,他畅快地大笑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你们是什么人?”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我乃是照夜军首领萨摩柯,奉我家主公之面,来见大周骠骑将军羊检。”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马场之中的护卫早就到了羊检面前,不过与声势浩大的照夜军的虎骑相比,则显得很是渺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老夫羊检,只听说过大梁骠骑将军,不闻大周的骠骑将军!”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检皱着眉头,正声而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爱谁谁!”萨摩柯挥了挥手,对于称呼丝毫不在意,“我家主公说,异族猖獗,他老人家愿与骠骑将军联手抗敌。”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老夫不与逆贼为伍!”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检说得很是大声,不过萨摩柯根本不在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那就算了。我们还得在这附近多逛逛呢!”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说完,萨摩柯便带着照夜军远遁。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半日而行千里,这便是照夜军的虎骑么?”羊到感叹了一声,回头看向了羊检,“杨羡究竟打得什么主意?”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这还不明白么?杨羡根本不在乎我答不答应,他要的便是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对付我们,最便捷的手段不是战场上的厮杀,而是用我们的身份,用那些流言蜚语。杀人诛心,杨羡真是毒啊!”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羊检目光之中冒着寒意,缓缓而道。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网络文学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