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 第一百七十四章 先绞一伙(二合一)

    ‘轰隆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雪夜依旧,火车向着西南方向一路驶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六点多钟,南省的一座城市到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火车才慢慢降速,停靠在了站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这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车内的江苍朝着窗户外面望去,这时的天色还是黑的,尤其或许是地域之差,这里的雪花更大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漫天落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如今窗外的铁轨上、站台外面附近、哪里都是白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再看着这样的厚度,人踩进去,约莫能过了脚踝那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收回目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江苍见到这节车厢上的几位旅客下车以后,便把手中的杯子一放,望向了对座上一夜都没合眼的贺老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下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江苍起身,浑身灵气在血肉内震荡游走,是精气神充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现在是早上六点,再按你说的,你家地方有些远。那就早点出发,早点到你们那。就算吃不上早饭,也能吃上一顿午饭。”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好..”贺老板慌忙应了一声,眼皮松着,眼睛下方的皮肤,隐隐有些青色,是熬夜熬出来的,也是真的想睡觉。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只是他心里却更害怕,这想睡都睡不着,是吓的精神抖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般惊喜交加,火车‘咣当’墩了一夜,他身心疲惫,又再想着脱身办法,那定然是累的够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实在没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没什么武艺,又没有枪械防身,还真的怕江苍弄死他,那肯定是时刻戒备,一边防止江苍突然出手,自己没反应,一边也为了活命,终于想出了一个‘对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是自己干脆先听话,虚与委蛇,等到了自己老巢再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到时候,自己兄弟有抢,真来个乱枪射击,应该能救自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皆因,他觉得驱灵门的弟子或许会死,有可能就是郑公子的保镖们,和他们发生了乱战、枪战。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这样想来,郑公子是仗着自己的地盘,人多,那肯定是能吃下驱灵门的区区几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时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心里想着,迷迷糊糊的敲定了大智计划以后,猛一起身,腿就有点晃,脑袋有些晕乎,还是熬夜累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能走不能?”江苍望了他一眼,又坐回了座椅上,等着他回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因为接下来还得他引路,不能让他累倒、累死了,实在不行,让他眯会也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地方都到了,不在乎这十几分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古代押解的罪人,路上也得让人家喝口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能..哥,我能..”贺老板听到江苍的话,是深吸一口气,晃了晃脑袋,怕这位大哥‘能走不能’的意思,是把他‘留’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这一招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精神又起来了一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扶着座椅一起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又偏头,见到江苍让他引路,就收了有些苦笑的表情,朝着车门那里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再一出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簌簌’大雪落着,前面站台中的人没有多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迷糊望了一眼,被冷风一刮,一脚踩进雪坑里,裤腿里进雪,是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更清醒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就按照原先的计划来,先带江苍过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哥..在这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彻底回过了有些懵懵的心神,就直路带着江苍上了站台,一路向着火车站外行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等经过了不多旅客的站内,来到车站外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片广场道路上,是白茫茫一片雪色。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路上的出租、拉客的车辆,也没有多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每辆车面前,都围了不少旅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们正冒着大雪,挨着给司机抵钱,再着急往里面进。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有人接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一边望着近处这些拼车的人,一边抱着膀子,清醒是清醒了,可一夜未睡,精气神不足,倒是有些冷,“我..我们的地方有些远,来回坐车,都是倒好几辆,保证没有人能查到我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们这行小心,是不错。”江苍点头,“但不用给我说,你带路就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抽了抽鼻子,望了几眼没有空车了,就一步一个雪坑,有些艰难的朝着北角的马路上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条路,他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知道不远处拐上两个街角,有个汽车客运总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里就算是没有出租,也有长途大巴,多少能顺路搭上一程,好过在雪地里赶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然,他感觉自己就算是没有被江苍杀了,但这样一直熬着他,他也快不行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都不应该接驱灵门的活..我昨天也不应该出来..这他妈..都叫什么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清醒归清醒,脑袋还是有些晕,估计是自己有些感冒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知道是晚上没休息好,早上又冻着了,还是被江苍吓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江苍是不管贺老板怎么走,反正自己是一直跟着他,最后把自己带到地方就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然,贺老板也可能拿命开玩笑,骗自己一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这样无畏、又为朋友赴死的重义性格,起码不会出在胆小谨慎的贺老板身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能出现,他也不会骗合作不少年的郑氏集团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尤其是自己保持神识一直开着,又在这样的‘神识’状态下,没有觉察什么危险陷阱,那反过来说,就是贺老板没有带错路,最少带的不是乱七八糟的地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八成,就是他的老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或许有枪,不少人等着自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自己神识一直扫着,先知先觉,是没有危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沙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一路踩着积雪。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大街上的人不多。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江苍二人不过一会,就来到了客运站这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正巧,没过几分钟,一位看似早起去外地的行人,打着一辆出租过来,停在了客运站旁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空车是有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江苍走过去,拉开车门,坐到了后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前面,让贺老板来坐,他引路,不怕他乱指、乱说,跑不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朋友..”贺老板掏出了几百块钱,递给了司机,意思是,包车、别的人别带了,钱管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朝南湘路走..那里有个巷子,到了那就行..”贺老板说着,按照江苍的意思坐在了前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只是他稍微背靠着一些座椅,这一坐下去,暖风一吹,听着车里广播,没几分钟,实在忍不住了,慢慢头偏在旁边,睡着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江苍是望着窗外雪景,等着地方到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咔嗒’司机师傅见这两位老板出手辽阔,一位不话说,一位又睡觉,倒是把广播一关,专业开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一直将近一个小时以后。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出租车走走停停的已经跑到了市外郊区,下着雪的,路不好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车子一墩、一墩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是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是哪..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思索着,一偏头瞧见了后座上的江苍,好似想起了什么,便向着正琢磨要不要退些钱,省得把自己汽车膈坏的司机师傅道:“停在这里就行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成!”司机师傅听到这半天安静的车里,终于有人说话了,还是合着自己的意,那是缓缓一踩刹车,在雪地里‘呲’了小半米远,停在了这条小路上。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咔嚓’,贺老板一开车门,冷风吹进,也清醒了不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哥..快地方了..”他走下车子,站在原地大雪天里的没动,等着江苍下车。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让出租车师傅看来,感情后座上的才是‘大老板’,这位出手辽阔的应该是‘下属。’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地方挺偏。”江苍下车打量了一番附近,这里已经是郊外,旁边还有个横幅,写着‘李桥镇欢迎您的到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没办法..上头抓得严..”贺老板疲惫,朝前引着路,也是地方到了,咬牙再坚持一下,就等自己兄弟见到江苍,直接‘哗啦哗啦’的拿枪就开,把江苍打成筛子!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样,他就安全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说不定自己再把血玉送回驱灵门,连带着江苍的首级,还能受到驱灵门的真正庇护,加深两方的合作关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哥..在这边..”贺老板表面上还是唯唯诺诺的样子,带着江苍七拐八拐的,过了李桥镇,又向着西边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江苍这一看,还真的是狡兔三窟,这家人的学问倒是不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顺顺行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先是以这个城市为停靠点,用来迷惑外人的视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如今要想找到他的‘老窝’,还得七拐八拐的坐车、走路,小心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若是没亮眼的自己人引路,还真的不太好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再等找到了,没赶尽杀绝,说不定人家又换了一个新的落脚地方。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反正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本就是全国各地的游走‘做生意’,那这打一枪、换一炮的架势,是轻车熟路,去哪里都能干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有墓的地方,或许附近就是他们的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哥..就在前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再走了三里地,来到了一处镇子外。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走了一路,裤腿早就是湿了,脸色也是发青,冻的都有些没知觉,任由大雪落得头发上都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他心里是抱着激动、紧张,惶恐,望着镇角附近的一处小院。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里,早就被落雪覆盖,安安静静,包括镇子周围,也没有几名行人来往。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而江苍一边跟着贺老板朝那里走去,一边神识扫过,看到院子的一处屋内,有三名正在床边烤火、打牌的男性。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屋内地上还有几个瓶酒,满地的瓜子、烟头。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应该是他们打牌打了一夜,或者是这几天来没有收拾。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也没仔细观察。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江苍只扫到了他们手边的不远处有几把土制手枪就行。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是唯一的威胁,也不算是危险。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等走到院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贺老板不知道为什么,表情好似悄悄放松了一些,但表面上像是做样子让江苍看一样,露出了马首是瞻的样子,又轻轻落脚,踩着积雪‘嗤嗤’作响,很小声,就怕屋内的人听见,继而暴露了江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随着贺老板走进院内,快到中间的位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江苍跟了几步以后,却觉察到前方的积雪内有根细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当院中间的贺老板一脚碰着,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异常。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江苍神识扫过,却看到屋内地面上的几颗瓜子突然弹跳了一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同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正在床上打牌抽烟的三人,猛然放下了手里的纸牌,反身就要拿起身边的枪械。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好章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安静的院内,江苍忽然一赞,又反手一抓前方刚露出欣喜、期待的贺老板,猛然蓄力一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顿时,‘哗啦’声响,他身子撞碎了房门,摔倒在了屋内,窝着腰间,痛苦的呻吟着,是肋骨断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贺!”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你是谁?!”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随着呼喊、询问。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三人见到了江苍从门外走进,是动作一顿,也是被刚刚这一幕吓了一跳。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毕竟任谁好端端的见到一个人,一位朋友撞碎了房门,飞进来了,相信都不会无动于衷,照样干着自己事情。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别拿枪了。”江苍见到他们一顿后还要取枪,是顺手从自己口袋内拿出了驱灵门那把手枪,对准了他们。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因为这出手要命,也许很多人不懂,还会寻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真不如拿枪械指着方便、来的震撼。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果不其然。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三人见到江苍有枪,是快速对视了一眼,忽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都举起双手,从床铺上慢慢站了起来。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我问你们一些事。”江苍没管他们的小动作,而是一边拿枪指着他们,一边走到哀嚎的贺老板身边,“你们能不能说。不说,就像他一样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大哥..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真不认识您..”当先一人举着双手,露出求饶的神色,“是不是老贺不小心得罪您了..您高抬贵手,有什么事,咱们好商量,但这枪是不是有点危险了..这里靠近镇子,人来人往的很容易被上头查着,到时候枪一响,咱们都不好过..”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说着,还稍微前走了一步,看似伤者要紧,先救人,省得出了人命案子,更是难受。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止步吧。”江苍是稍微一扣扳机,让时刻注意江苍的这人见了,瞬间停下了脚步,但目光还是望向了哀嚎的贺老板。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他已经进气少,出气多,喉咙内‘咯咯’作响,涌出了血沫。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老贺是不行了..”后面一人见了,是捞了一下前面那人的肩膀,看似是求和,认栽,向着江苍道:“这位大哥您问,我们知道的,都会告诉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那好。”江苍点头,问道:“驱灵门的地址在哪。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知道,在东边三十二里,第三座山头..”他不假思索的回道:“那里有颗大树,再朝西走一里,在山脚下..”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这人说着,最后面的一人,是悄悄移了一小步,可却不太明显,身子没动。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但江苍却又偏枪头,对准了最后一人,“别想什么歪主意了,您三位的枪,真的不快。一举一动,想着什么,都在江苍的眼里,这屋内就这么大,跑不掉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是..”当先一人见到江苍好似什么都觉察,是笑了,讨好的笑了,“哥,说实话,您这是什么意思啊..老贺都死了,我们也是什么都告诉您了,您就别为难我们哥三个了..”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等您三位拿起枪,就不是我为难你们了。”江苍听到这四人说自己为难他们,也是笑了,“而我来这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单纯来杀三位朋友的。”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咔嚓’在江苍话落的时候,最后一人却一推前面的大汉,忽然拿起了手枪,对准了江苍。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可在这一瞬间,江苍却一掷枪械,屈身向前,双手短瞬内从三人脖颈摸过,全部击碎了喉咙。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啪嗒’尸体。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地面的酒瓶、瓜皮纸屑被尸体溅起。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江苍望了一眼,盒子一收尸体,转身,走出屋内,关上了破碎的房门,朝东边行去。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不过短息。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满天风雪掩盖了身影。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



书阁网欢迎您,请记住我们网址

注册成为书阁网会员,点击这里
推荐票票        加入书架        翻上页      回目录      翻下页        加入书签        返回首页